<ins id="qodql"><option id="qodql"><optgroup id="qodql"></optgroup></option></ins>

          <output id="qodql"></output><code id="qodql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“人工智能會帶來洗牌的機會”

              周鴻祎預測2024大模型10大趨勢,“建議讓AI在公司里無孔不入”

              2024-01-08 09:29:02發布     來源:多知網    作者:Penny  

                多知網1月8日消息,1月5日晚,風馬牛傳媒主辦2023年風馬牛年終秀,今年的主題是“挺住才有出路”。360集團創始人周鴻祎預測了大模型的10個趨勢,在他看來,2024年大模型無處不在,會成為數字化標配;開源大模型爆發;小模型涌現;大模型企業級市場崛起;大模型應用場景爆發,To C會出現殺手級應用;基于大模型機器人迎來革命性發展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周鴻祎提到,我覺得人工智能會帶來洗牌的機會。“如果今天你沒有新技術的加持,沒有新的革命理念,比如說你今天再做一個抖音,再做一個微博,再做一個什么搜索,你不可能跟巨頭去競爭,確實沒有機會。但當人工智能來的時候,就像當年PC 、互聯網、手機互聯網來的時候,很多東西都被重塑了一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周鴻祎在演講中說,我們說大家都要“挺住”,我認為其中最重要的是創新。這句話要落到實處,我的觀點就是,希望大家關注人工智能在2023年最大的突破,就是大語言模型實現了真正的人工智能,來到通用人工智能的拐點,而且在奔著強人工智能的方向,在飛快地一路狂奔,而且技術發展遙遙領先。

                有記者問周鴻祎2023年的感受是什么,周鴻祎說:“我‘度日如年’。”這里所說的度日如年就是說自從2023年發布ChatGPT之后,人工智能在各個領域,每一天都相當于之前每一年取得的經驗。

                周鴻祎認為,我覺得大模型可能對我們國家,對我們的產業,對創業者來說,可能都意味著不同的機會。周鴻祎希望大家能夠抓住大模型這個機會。

                針對大模型,周鴻祎還給出了十大預言、十大趨勢。他笑言:“到明年你們也沒有人記得了,也不會有人跟我來算這個賬,萬一很不幸我把每個趨勢都說反了,那證明我知道正確的答案,但我不想告訴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WechatIMG166.jpg

                以下為周鴻祎對2024的十大預言:

                第一個,我不認為大模型是操作系統。全世界的手機操作系統就鴻蒙、iOS、安卓三款,我覺得大模型更像當年的PC一樣,未來會無處不在,成為整個企業數字化、政府數字化的標配。

                當年超級計算機的創造者說過一個斷言,說計算機這東西,全世界就需要5臺。結果現實無情地打了他們的臉。今天有多少臺電腦?在座的諸位,家里至少擺著一臺電腦,辦公室一臺筆記本,你們兜里還揣著一臺電腦,因為你們的手機也是。

                所以我認為大模型不會被壟斷,不會說全中國人民、全世界人民都用一個公司的大模型。我認為大模型會無處不在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二個是開源大模型爆發。大概來說,大模型以后每人都用得起,因為已經爛大街了。未來的矛盾不再是大模型本身怎么樣,而是誰能夠利用大模型結合自己的業務和場景,能夠把它訓練出自己需要的功能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三個,有大必有小,陰陽是兩個方面,一方面現在很多公司在思考,如何把模型進一步做大,從千億的參數做到萬億的參數。但現在出來一個趨勢:把模型做小,在十幾億、幾十億或者不超過100億的模型上,效果也能差不多。

                模型做小有兩個前提,一個是模型做專業。模型什么都要會,那確實要很龐大,但如果這個模型就是幫我寫點東西,或者幫我做點翻譯,那我專業的模型可以做小,做小還有一個好處,就是可以運行在更多的終端,這也符合我說的第一點:大模型會無處不在。

                像高通去年推的CPU,還有蘋果推的CPU,都已經意味著在手機、Pad、電腦上,這種小參數的大模型已經可以跑起來。所以我增加一條預言:今年大模型一定會上車。因為車上有了大模型之后,你車里那個對話助理才不會表現得像白癡一樣,真正幫你解決很多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第四個預言,我覺得大模型的企業級市場在2024年會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大家對大模型隱約有一個感覺,最早的興奮勁過完之后,你要問這玩意能干什么。雖然大家天天都在秀自己大模型的成績,說你看我的會腦筋急轉彎,我的會解小學奧數題,我的會寫藏頭詩,玩多了發現跟你的業務毫無關系。

                所以2024年不再是比拼大模型的這些‘奇技淫巧’,我覺得是真正在to B業務上,在中國,我覺得企業級市場會起來。大模型要走深度化、產業化、垂直化、深度定制的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五個稍微偏點技術,OpenAI最近也在彌補,就是剛有了一個大模型的時候,大家覺得聊天機器人確實人機界面很簡單,你做久了就發現,聊天機器人不太解決問題,僅僅是陪你聊天,最多就是一個PUA能手。所以在2024 年,一個新的概念叫‘智能體架構’。

                大家一定要關注智能體這個概念,英文叫Agent框架。就是大家突然發現,沒有Agent框架,大語言模型幾乎不能投入實用,所以今年無論在做to C的業務,在做企業級的應用,大模型一定要結合智能體框架,才能真正讓大模型長出手腳,讓大模型真正跟你的業務系統,跟整個互聯網充分打通。

                第六個,其實很多人都在問我說在消費者端,大模型到底有啥殺手型的應用?我想了想說,國外有一些虛擬女友,能模擬你的女朋友,啥話都敢說。中國會產生什么殺手級應用,我還不知道,但是我覺得2024年一定會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們看美國有三家公司很有意思,一家叫微軟,一家叫Adobe。還有一家叫Salesforce,他們沒有用大模型做任何新的東西,而都是把大模型跟已有的產品和場景做了一個充分的結合,就煥發了新生。比如微軟選擇了Office、Bing和Edge瀏覽器;Adobe選擇的是它擅長的圖形編輯、視頻編輯。

                所以我覺得大模型出來之后,在to C領域意味著,我們今天的搜索、瀏覽器、信息流、短視頻、微博、問答,甚至我們的社交可能都會用大模型來重塑一遍。至于是戰術性重塑還是戰略性重塑,就看各家的做法,所以2024年一定會出來這種殺手級的應用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七個預言,大模型在去年主要講的是文字能力,寫稿的能力。2024年,以 Gemini和OpenAI的GPT- 4V版本為代表,多模態會成為未來的標準。多模態不僅能聽會說,關鍵是它能看得懂視頻,能看得懂圖片。

                第八個預言,在大模型的支持下, AIGC會有突破性的增長。就是我前面說的,去年年初Midjourney畫一張圖,一看就是AI畫的,經常把人畫成6根手指。再到年底來看,計算機生圖已經和攝影師的作品不相上下了。年初AI產生視頻的能力,幾乎都是動圖、表情符號的能力,年底有的已經做得像好萊塢動畫片了,所以這個進展特別快速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九個預言,我覺得大模型拯救了機器人行業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大模型出來之前,傳統的人形機器人是典型的智障產業——做得像人,但是能力極其低下,因為它不具備對這個世界知識的了解。但是有了大模型之后,機器人的產業獲得了一個革命性的發展。這兩天熱炒的一個機器人,可以自動煎蛋,自動做家務,自動整理衣服,這完全有賴于大模型的加持。

                第十個是我的一個期望,為什么中國一定要做大模型,我覺得大模型不僅僅是語言工具,也不僅僅是聊天機器,大模型也不僅僅能在我們很多業務中發揮作用,其實大模型可能成為人類有史以來發明的最偉大的工具,成為很多科學家的工具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們今天之所以能享受互聯網,享受很多新能源,是因為前100年這個世界的物理學家取得了關鍵性的突破。但在最近五六十年,人類在科技上已經很久沒有突破,所以如果大模型能夠成為科學家的工具,比如在美國,很多生物學家已經開始用大模型來幫助他們研究蛋白質的結構,研究分析基因。所以我希望2024年,大模型能夠推動基礎科學取得突破,變成我們科技發展的利器。

                周鴻祎暢想了2024十大趨勢之后,還給出了一些建議。

                周鴻祎提出了AI信仰的概念,他說:“大家不要光戰術地聽我講10大趨勢,最重要的更要捫心自問,你和你的企業想抓住AI這個機會,憑什么能抓住機會?我給一個簡單的建議就是,你要有AI信仰,就是你要believe something,你要相信。”

                AI信仰怎么判斷呢?周鴻祎給出了標準:

                第一,諸位可以回去捫心自問,你相不相信這次大模型是真的人工智能的拐點,還是不相信,認為是假的人工智能,網上一直有很多爭論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二點,你相不相信它現在的發展速度會以指數級別發展;你相不相信它未來智力的發展速度會迅速超過我們人類;你相不相信它會是一場工業革命,在3-5年里,它會重塑我們每一位所在的行業,會重構我們的產品、業務鏈條和內部管理流程。

                最后一個,除了重塑包括我們所有的產品和業務之外,還有你相不相信,你不會被大模型淘汰,但你會被那些用大模型的公司淘汰。有很多人老擔心用大模型會導致失業,我跟員工說不用擔心,我認為大模型不會讓你失業,但是那些會用的同事會讓不會用的同事失業。

                沒有AI信仰的人看大模型,容易看不起,看不起是因為看不清,是因為心態的問題。因為看不起,所以也不愿意放下身段去琢磨,所以就看不懂,等到哪一天他們醒悟過來,已經看不見了,人家遙遙領先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因此,周鴻祎給出了第二個建議,就是要All in AI。他說:“真正的All in AI是你在公司里面,能把信仰落實到行動中,在你的公司里讓AI無孔不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周鴻祎舉例:“比如說從上到下,組織里面從老板到你的中層干部,到你的員工,是否都在學習和使用AI。如果大家都不用AI,沒有每天都在用各種AI的產品,不用一些收費的版本,一個公司你說懂AI、信AI,這不是笑話嗎?如果都不去使用人工智能,你憑什么坐在這談人工智能重塑你的業務?”

                還有一個,大家是不是內部在討論,我們有哪些業務流程可以被AI塑造?比如你的市場部是不是在用AI去做圖,你的程序員是不是用AI編代碼,你的HR是不是在用AI梳理簡歷,就是從小處著手,到你的公司內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還有一個就是要把你的產品重新思考一下,敢不敢做自我革命的事情,所謂‘要想成功必先自宮’。你能不能把你的產品用AI去想,我能夠加持什么功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周鴻祎認為,世界上有兩種創新,一種是做別人從來沒做過的事情,這對我們絕大多數人來說其實挺難的。但是反過來,把自己已經做過的事情,把這個行業重做一遍,特別是全流程的改造。比如微軟、Salesforce,還有Adobe的例子,他們All in AI都是把已有的產品用AI重做了一遍,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。

                周鴻祎提到,因為大模型的到來,360集團已經重構人事考核標準。他說:“我最近在公司跟HR談了一個新的考核指標,叫含AI量,就是AI的含量。比如說各部門投入多少資源到AI的項目里,而不是炒冷飯;各級部門AI的人才濃度有多高,有多少人對AI比較了解;從技術到用戶產生的使用轉化率有多高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周鴻祎舉例,對員工來說,我現在也在問,你到底用沒用過AI榜單里的爬榜產品,而且是自費使用,因為免費的很多產品功能都很差;你有沒有訂閱國內外優質AI媒體的習慣,有沒有在網上把國外很多AI產品發布會一個一個都看過,比如在 GitHub上有很多,還有Hugging Face上有大量的AI開源項目,你都玩過嗎,都了解過嗎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覺得這是未來最大的一個機會。AI絕對是業務驅動的,所以只有在你公司從上到下、從內到外,讓大家都對AI感興趣,讓業務專家都了解AI是怎么回事,我認為你才可能在未來這3-5年時間里,用AI來幫助你實現轉型。”周鴻祎說。在他看來,在新的AI時代來臨,公司內部一定有一批年輕的新秀們會涌現出來,然后會引導公司和AI結合。

                周鴻祎最后做一個總結說:“我對‘挺住’的理解就是人要有企業家精神,而不是做生意這些。我們從王石和馮侖身上可以看到兩點,一點是堅持長期主義,‘挺住’跟長期主義是一個概念,但是你不能靜止地挺住不動,那是僵化,所以第二個,‘挺住’需要創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周鴻祎提到:”我談的只是個人的一些觀點,我已經在這么做了,也可能我會失敗,我也無法預言結果,但是我覺得這是給各位一個思考的最大的機會。未來3-5年,如果你不能把AI成功地變成自己手里的武器,那你一定跟拿著大刀長矛的人一樣,你面對的對手已經升級到AK47了,那可能會面臨降維打擊。”(多知網 Penny)

              暖暖高清视频在线观看,暖暖视频免费高清视频大全,日本韩国做暖暖小视频
              <ins id="qodql"><option id="qodql"><optgroup id="qodql"></optgroup></option></ins>

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qodql"></output><code id="qodql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